正常性混亂   蔡佩娟
性別差異不是只有性徵差異而已,有三個命題描繪出個人問題中所涉及的理 論面向:工業社會是封建主義的現代形式、性的個體主義傾向、察覺差異而做出 選擇,這三個討論貫串了《愛情的正常性混亂》這本書。
從前工業社會到現代社會,男女關係形式有三個演變階段,一開始擴展家庭 只是經濟單位;接著工業社會促使核心家庭形成,產生了不平等的性別分工;1960 年代開始核心家庭受到威脅,兩性都必須創造自己的生活,因此也有機會建立真 實的夥伴關係,問題是自我實現是否與此關係相牴觸?
最矛盾的地方在於,強制的性別角色是工業社會的根基,沒有核心家庭不平 等的性別分工也就無法支撐典型工作模式,因此徹底工業化與勞動力的商品化就 不可能產生傳統的家庭形式。但個人性的強化使女性與男性都必須追求為自己而 活,男女平等的傾向越加強烈,傳統家庭的基礎越受到動搖,加諸現代社會勞動 力商品化的需求,也促使女性脫離對男性的依賴,這也產生了其他問題,但工業 社會中個人化觀點之間的相互矛盾是在此亟需解決的問題。
女性如何從性別角色中解放出來呢?首先女性擁有較長的壽命,生命經歷延 長了;個人性讓家庭主婦從家務工作中培養出獨立工作的能力,而家電用品使家 務工作去技術化,更迫使女性出外工作尋求成就感;避孕及墮胎合法化讓女性從 母子關係的束縛解脫出來;逐漸成長的離婚率隨著女性大量湧入勞動市場;教育 機會的平等也使女性可以進入就業市場。然而,這個解放對女性或男性而言並非 全好全壞,鼓勵了個體主義的手段同時也誘導著同一性,並廣泛出現於市場、金 錢、法律、流動性和教育等各種場域。
關於要不要家庭的抉擇,越來越多人選擇了各種家庭形式的混合,以便找出 最適合當前情境的一種。由於兩性在期待與處境上的差異,現代人面臨的是太多的「選擇」,如市場需求與家庭期望的差異造成的職業流動,對生育孩子的態度, 甚至是親子關係的分裂,這和整體生活的不平等有關。我們需要尋找的是新的、 既自由且持久的共同生活的方式。
有兩個層面是值得討論的,一個是在後傳統的愛情中,成為世俗性宗教的騷 亂;另一個則來自始終不平等的外在因素,當人們只有在家庭和工作之間作選擇時並無助益,當男女雙方都屈服於現有階層的壓力時,不可能有真正的兩性平 等,因此唯一的出路是重新思考整個工業社會的結構,找出滿足私人生活、免於 性別障礙的新平衡,並重新組織整個社會架構。

在《愛情的正常性混亂》中,我們看到了各種形式的愛情與家庭,這顯示在 現代社會中混亂本身也是一種正常,而導致混亂的根源,則是植基於社會結構深 處的不平等,碰上個人主義所引發的混亂。
作者的討論有其專屬於西方的脈絡,如果放在現在的台灣來思考,則個人主義是否已經佔據了這麼重要的位置呢?恐怕還有段差距。再者,台灣的愛情形式與家庭解組程度並未如書中所描述的那麼混亂,當然如果要作這樣的討論,勢必要納入台灣特有的文化脈絡,例如某些學者始終強調的儒家思想的影響才得以釐 清。不過,書中的案例是相當值得借鏡的,正是因為這種混亂關係趨向於正常,及早考慮如何面對是有必要的,特別是在這樣的關係底下,所有法律、制度都有 重新定義的必要。
我曾在法律扶助基金會擔任過志工,法扶有部關於多年前案例的紀錄片,當 時蔡女士是人家的細姨,正妻知道他的存在,蔡女士雖然不求名分,但是當他的兒子作為非婚生子女要上小學的時候,因為在當時父不詳會使孩子受到歧視,於 是蔡女士決定爭取孩子「從父姓」,這在今天可能是難以想像的,因為單親家庭從母姓也不是很要緊的事情,不過在那個年代應該是件很嚴重的事情吧!所幸蔡 女士找到了願意提供法律扶助的律師,所以才順利完成這個願望。正妻之所以反對這個要求,主要是害怕財產繼承的問題,而蔡女士其實沒有這個想法,因此律 師才願意承接這個案件。
在這個案子裡面,可以看到一個比較簡單的非傳統家庭關係,在這裡所涉及 的愛情關係並不明顯,但是家庭組成的複雜已然產生法律問題,包括最基本的從屬問題,甚至可能引發的財產繼承糾紛。而有趣的是,在一個較為複雜的結婚- 離婚-再婚-離婚-再婚……關係中,婚姻可以輕易重組,但是家庭並非如此,整體的人際網絡都會產生遷移,就算可以簽訂婚前協議書取得共識,如果一個人再 婚的次數過多,可能必須面臨不少贍養費、扶養費的問題,也就是說,再進入下一個家庭的時候,這個人所能提供的生產力是極為有限的,那麼到最後,是不是也有可能為了混亂的愛情而導致個人的經濟破產呢?

    Location
    Folder name
    性別平等教育
    Author
    陳千惠
    Branch
    臺北中心 (02)
    Created
    2020-07-17 09:50:30
    Last Updated
    2020-10-30 10:07:19
    Browse
    181